联系方式

0531-66602706

首页 > 电商资讯 > 行业动态 >

“共享员工”概念火爆 企业和个人如何保障权益

  近期,“共享员工”概念火了。疫情之下,用工市场出现两极分化,一部分企业出现用工短缺的情况,另一部分企业却出现大批员工“待岗”的情况,这种人力资源的错配在零售业和餐饮业中表现尤甚。为了缓解用工紧张,不少零售企业开始向餐饮业等人力过剩行业“借调”员工,以解燃眉之急。

  灵活用工获认可

  2月3日,盒马鲜生对外表示,将联合北京心正意诚餐饮公司旗下品牌云海肴、青年餐厅,合作解决现阶段餐饮行业待岗人员的收入问题。随后,家乐福、生鲜传奇、沃尔玛、步步高等企业也加入了“共享员工”阵营。截至2月10日,盒马鲜生的“共享员工”计划已有餐饮、酒店、影院、百货、商场、出租、汽车租赁等32家企业共计1800余人参与。

  为何“共享员工”会在此时大放异彩?在业内人士看来,人力资源的不均衡分布只是动因,其根源在于上述两个行业同属大消费领域,基础岗位用工模型和能力要求十分接近,比如,餐饮企业的服务员,简单培训之后就能胜任超市的售货员。

  事实上,“共享员工”的概念是模糊而宽泛的。有法律界人士对这个概念下了定义,所谓“共享员工”是指,企业将一定时间内限制的人力资源调配至具有需求缺口的企业,同时实现输出且降低人力成本、输入企业增强生产能力、待岗员工获取劳动报酬三赢局面的用工模式。

  浙江圣港律师事务所黄伟律师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共享员工”是在疫情这样的特殊时期共渡难关的一种临时性措施,有利于促进人力资源要素的合理流动,目前在生鲜电商领域已经得到了很好的实践。从大环境看,“共享员工”与近两年被反复提及的灵活用工理念出于同源,这是在互联网的大背景下,通过数据、管理等有效方式最大程度地调动社会劳动力资源,解决用工难的手段。

  国浩律师事务所王芳等律师认为,通过“共享员工”实现零售和餐饮跨行业互助合作,是危机之下市场自身迸发出来的自救方法。劳动力资源具有很强的交换优势,“共享员工”有利于劳动力的合理流动和优化配置,实现了员工价值的再创造,对于员工自身、企业发展、保障民生、社会安定等均有助益。

  新模式下的法律风险

  近几年来,“共享经济”的春风吹遍了各个行业,共享充电宝、共享单车、共享汽车等层出不穷,广受市场欢迎。但是,上述共享的对象都仅限于物,此番“共享员工”首次将“共享经济”带入人力市场,其中又会有怎样的法律风险呢?

  据了解,零售企业与临时招用的员工之间,主要以签订劳务合同为主,向合作企业支付费用,再由合作企业向员工发放薪资。

  “这种方式虽然在试图规避劳动用工关系的风险,但总的来说,在现有的劳动合同法框架体系内,法律风险还是存在的。”黄伟表示,在劳务关系下,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得不到充分保障,因工受伤时也难以适用工伤保险待遇;对于企业而言,不能依据规章制度对员工进行监督管理。

  “如果被租用员工服从租用企业制定的规章制度,有固定的办公时间和办公地点,形成实际的管理与被管理关系,那么租用企业与被租用员工之间仍有可能会产生劳动关系的认定,对于租用企业而言存在用工风险,增加了租用企业的风险负担。对于被租用员工而言,同样存在租用期间发生意外伤害却无法适用工伤保险的风险。”黄伟说。

  他表示,目前,劳动合同法已经就“非全日制用工”“劳务派遣”等灵活用工形式作出了相应法律规定;同时社会保险法、工伤保险条例也对灵活用工的社保缴纳、工伤认定、工伤赔偿等作出了规定,但是在越来越多的新模式出现的情况下,我国的法律法规能否有效跟进,也考验着立法部门的智慧。

  借调协议保障权益

  王芳等律师则认为,鉴于“共享员工”的特质,将其界定为“借调”更符合企业之间短期合作用工的需求,在规避用工风险的同时保障被借人员的权益,与“共享员工” 的法律结构高度契合。

  据了解,我国劳动法律法规当前并未对“员工借调”进行限制,只要三方之间签订明确的权利义务协议,就可以避免用工争议。借调期间,被借人员与借出单位的劳动关系存续,与借入单位不建立劳动关系;被借人员的劳动报酬及福利待遇仍由借出单位发放,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仍由借出单位缴纳,借出单位与借入单位通过协议的方式进行社保费用、工资报酬等人工成本的转嫁或分摊。

  在“借调”的情况下,如果员工出现工伤,也有法律可循。“职工被借调期间受到工伤事故伤害的,由原用人单位承担工伤保险责任,但原用人单位与借调单位可以约定补偿办法。”推之当下,如果在借调期间,员工感染新冠肺炎,如果属于工伤情形,员工可以享受工伤保险待遇。

  在签订借调协议时,王芳等律师建议,三方主体在借调协议或合作协议中应详细约定各方的权利义务,如对合作形式、共享员工人数、用工期限、工作岗位、工作内容、岗位要求、培训安排、工作制度、食宿标准、劳动报酬、劳动保护、员工管理等事项予以明确约定,以最大限度保护各方权益,避免产生纠纷后无据可依的情形。

  “‘共享员工’的价值不应仅仅局限于疫情之下的企业自救,在当前多种非标准劳动关系用工形式中,“共享员工”具有诸多积极的社会经济价值,值得规范推广。”王芳等律师认为。

中国商报 记者:朱梦秋